搜尋此網誌

2011/11/09

文創產業的哀愁與美麗(上)

這篇文章要談文創產業,會比較浪漫、熱血、慷慨激昂一點....


按照政府機關(文化創意產業推動服務網)的定義,文創產業「源自創意或文化積累,透過智慧財產的形成與運用,具有創造財富與就業機會潛力,並促進整體生活環境提升的行業」。

對於這個定義;這個進行定義的政府;與整個經營文創產業的政治與經濟體系,張大春用了「狗屁的文創產業」這麼回應之,辛辣的文字讓我忍不住想乾脆把整篇文章貼過來。

我是一個寫作的人,我根本不承認有文創這回事,就好像我是一個正常的細胞,我不承認惡性腫瘤是我的一部份一樣。

文創產業的來歷是一群寄生蟲般的人物,在既沒有創作能力、也沒有研究能力的前提之下,逞其虛矯夸飾的浮詞,闖入原本的出版、表演、戲劇、影視、廣告、藝術展覽和交易等等傳統領域。進入了這些行業之後,他們與上述各領域的專業技術、教養和知識亦無關,他們的興趣和職責就是媒合政商資源,看起來充其量不過就是一種兼領經紀人和營銷者身份的幫閒份子。創作者拉不下臉來談生意,就需要他們。他們生意談大了,就回過頭來指導創作者。創作者要是沒出息一點,就等著被這種人掌控、消費或淘汰;創作者要是不要臉一點,就自己出面說:「我也是搞文創產業的!」可是憑藉著在業內幫閒的資歷,他們可以演講、寫專欄、出書,成為意見領袖,還彼此串合,虛構出「文化創意產業」這樣的語詞。還反過頭來告訴創作者:你們所幹的活兒,其實是我這個產業的一個環節、一個零件、一個「區塊」。

你也許還想問:文創的內容是甚麼?答案可以像這些寄生蟲一樣多變──他們自己反正也是騎驢找馬,連哄帶騙不需要準主意,條列整齊的綱領從1到9、從A到Z,拐人相信它有一套正式的演繹或分析架構就好,他們最高明的技倆就是把一堆行政、管理、財經、統計等科目中可以用常識化語言描述出來的訊息整編成一套冠以「產業」之名的雞零狗碎,摸著石頭過河。

詐騙集團要鍛鍊到極高明的境界,才能夠立足為文創產業;加入他們成為追隨者、學習者則只要夠愚蠢就行了。

親愛的大學生:從你的信裡我會看到良知與品行,如果你不希望浪費時間、浪費生命、浪費智能,建議你遠離這一套課程,因為共犯結構就是這樣的一種東西,正常細胞會死去,而惡性腫瘤一如蒙德羅梭的短篇經典所形容的那樣:「當他剛剛醒來時,恐龍還在那裡。」

很酷!真的是鏗鏘有力!也引起一場論戰。問題是戰完了之後,然後呢?文創產業值不值得產、官、學持續搞下去?

作為一名創作者,張大春是有立場這麼說的 -- 文創產業是經銷的共犯結構發明的名詞,企圖用一種「集體幻覺」來變相剝削創作者。

但是從經銷的角度想,比如說出版社,為了讓書能夠暢銷,讓出版社能夠存活,必須要投入宣傳、印刷、鋪貨等經費,並且保證某種機率能夠回收成本,因此往往無法為較為小眾、分眾的創作出版;又比如說開電影院,為了要電影滿座,必須要評估市場趨勢、季節檔期,無法將小眾、分眾的電影上檔;再比如說經營電視台,必須要維持收視率,不能將品質好但是收視率差的節目持續做下去....

我會說,文化創意產業的問題並不是單純的二分法:
一、創作者只會做白日夢,曲高和寡。
二、經銷商只會貪圖利益,下指導棋。

單純的二分法根本就很瞎!問題不在任何一方,問題在通路的本質不同!

創作者善於創作,但並不需要善於行銷或銷售,當創作本身的訴求是大眾的時候,可能還有機會被經銷體系挖到,但絕大部分創作的訴求是小眾的,往往只能自求多福,內心OS怨嘆台灣市場太小....

經銷商善於經銷,但絕大部分是透過大眾媒體,無論是廣播、電視、電影、雜誌、報紙。(當然,雜誌是比較分眾的,但雜誌也是比較難存活的....)

兩端放在一起比,發現問題了嗎?

文創事業的本質是小眾/分眾的,而其產業化必經的經銷商,訴求的通路是大眾的。把小眾的東西往大眾媒介上丟,是一個徹徹底底很瞎的事情!因此我這篇文章名為「文創產業的哀愁與美麗」,對,不是美麗與哀愁,是哀愁與美麗,因為就現狀來講,「哀愁」大於「美麗」....

下一篇接著談通路(老梗新談)。


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